金沙棋牌中心 jcenter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沙棋牌中心 > 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__六大行理财子公司

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__六大行理财子公司

“\u003Cp\u003E认识不久的租客带走了房东9岁的孩子,几天之后在湖里发现了两个租客的尸体,孩子却不见了。近日,杭州9岁女童章子欣被两名广东租客带走事件引发关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11日19时34分,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政府发布通报称,截至目前,仍未发现失联女孩。距离7月4日被两名租客带走,已经整整7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离开\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失踪之前,一切似乎都很正常。\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9岁女孩章子欣已经长到1.3米了,脸上圆圆的,她很开朗,平时还有点自来熟,总是亲切地叫人哥哥姐姐。\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tV2MiJ8b6Fk8\” img_width=\”428\” img_height=\”562\”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章子欣。\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从小,她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平日,两位老人以卖水果为生,水果摊的隔壁有一家连锁酒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今年6月初,章子欣的爷爷奶奶遇到了一对自称住在隔壁酒店的男女,不到50岁,说话带广东口音,两人经常在摊位上买水果,每一次,都与两位老人闲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热情好客的老人家很快与这对男女熟悉起来,之后,还把自家的一间单间出租给了他们。6月29日,两名租客正式住进了章家,每月租金500元。\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9.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vM0czHkkPmWw\” img_width=\”500\” img_height=\”386\”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女孩和两位租客。\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住在章家的短短几天里,两位租客很少出门。7月2日这天晚上,他们向老人提出,想带章子欣去上海担任朋友婚礼的花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两位老人最初并未同意这个请求,远在天津工作的章子欣父亲也说,要去的话,一定要爷爷带着一起去才可以。但几经商讨的结果是,章子欣在7月4日被这对租客带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带走的第二天,租客还在微信上给章家人发了不少视频,并承诺,6号就将孩子带回来。\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之后发生的事情证明这对租客并没有履行他们的承诺,章子欣的父亲发现,从7月6日开始,他就渐渐联系不上带走他女儿的人。原本这天,是租客原定带回章子欣的日期,但他们告诉章子欣父亲的是,“买不到车票”。\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警方披露的监控视频显示,7月6日这天,两位租客带着章子欣到了宁波,入住宁波火车站南门的桔子酒店。酒店工作人员后来向南都记者回忆三人入住时,女孩跟着他们并不显得有异常,孩子仍然乖巧和服帖。\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vM0dK4tMvKwH\”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810\”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章子欣的父亲多次催租客把孩子带回。\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一行三人在第二天便退房。也是在这一天,没如期等来女儿的章子欣父亲从外地赶回家中,向租客提出,自己开车去接孩子,但被对方拒绝。后来,他在微信上对租客说,“今晚我一定要见到我女儿。”对方则回复,那今晚回去。聊天记录显示,章父告诉对方,身为父母肯定着急,最后相信对方一次,不然他就要报警。\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但第二天,两租客再次失约,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不回”,章子欣从此也再无音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淳安警方发布的信息显示,这天17时23分,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里,出现了章子欣和租客的身影。这天,章子欣穿着上白下绿的连衣裙,一双灰色凉鞋,扎辫子,带眼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当晚18时,他们还走在松兰山到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上。22时20分许,这条街道的一家店铺显示再次记录到了两名租客,小女孩章子欣却不见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据宁波警方通报,7月7日晚23时01分许,两名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p1P9g6UPdMc7\” img_width=\”796\” img_height=\”509\”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7月7日晚23时01分许,监控拍到两租客坐车离开,身边已没有小女孩。\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连夜,他们来到了宁波东钱湖。监控画面显示,8日0时许,这对男女手挽着手,一步一步走向湖的深处,自杀身亡。第二天,两人的遗体从湖中浮起,人们发现他们的衣服绑在了一起,身上只有25元人民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8日10时许,章子欣的父亲向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报案。同日,与章父感情破裂多年的妻子曾女士回到淳安,与其办理离婚手续。\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9.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t5zCq8A1uJlh\” img_width=\”565\” img_height=\”766\”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p\u003E9日,章家人发布寻人启事,启事上附上了租客之一梁某华的身份证。和租客一起离开之前,9岁的章子欣曾经用奶奶的手机,将梁某华的身份证发送给爸爸。\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租客\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把章子欣带走的人是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据宁波警方7月10日晚间披露,租客梁某华、谢某芳均来自广东化州。\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梁某华的老家在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山坡脚下两层红砖瓦房,房前杂草冒得老高,梁某华曾居住在这里,但他已经十多年没有回来。村支书彭正春告诉南都记者,梁某华连父亲去世也没有回家,如今,只有一位老母亲在此居住。老人是文盲,也是低保户,没有人敢告诉她儿子自杀的消息,担心会对她打击太大。\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urKhd9KyTeHR\” img_width=\”750\” img_height=\”563\”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梁家祖屋。\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梁家三兄弟里,梁某华只有小学文化。梁某华的哥哥告诉南都记者,弟弟以前在乡下养过鸡,后来外出打工。在他印象中,弟弟比较倔强,脾气有些暴躁,但心地不坏,“不是那么容易自杀的人。“村支书彭正春也告诉南都记者,梁某华之前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彭正春告诉南都记者,梁谢二人并不是夫妻。梁某华与妻子有一儿一女,在一次吵架中,妻子把结婚证给烧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10日上午11时,梁某华的儿子小梁在殡仪馆见到阔别十多年的父亲,父亲离家时,他只有两个月,16岁的他今年已经初中毕业。“爷爷去世时他也没回来,对他有一点陌生。”小梁告诉南都记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1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女租客谢某芳的家乡,化州市平定镇平山塘岸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和梁某华的家人一样,谢某芳的大哥谢信玉也表示,与妹妹谢某芳已经十多年没见。兄弟姐妹六人中,只有小学文化的谢某芳是最小的妹妹。\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最后一次见面时,就是谢某芳带着梁某华回家。据他回忆,当时母亲还未过世,小妹找到了自己的爱人,想给母亲看看。\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十多年来,梁某华和谢某芳相识、同居,但并未领证,也不曾生育。谢信玉还觉得,自从小妹跟了梁某华,感觉人就变了。“以前刚出来打工的时候,还会寄钱回家,跟了他之后,十几年都没回来过。”哪怕是十多年前,母亲因病去世,谢某芳也不曾回村。\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uNoFNFJ4TzPR\” img_width=\”750\” img_height=\”422\”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p\u003E为数不多的与谢某芳有关的记忆里,还有一笔未还的债务。十多年前,谢某芳曾以帮三哥买房为由,向他借了辛苦攒下的30多万元。结果,房子没买,钱也至今未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塘岸村村长谢伟华的印象里,谢某芳脾气有点暴躁,还对外宣称自己很富有。\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两家人都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梁某华和谢某芳带着房东的孩子离开,两人又投湖自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希望能早日找到孩子,孩子是宝贵的。”谢某芳的家人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家庭\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至今没有想明白,他们(租客)为什么自杀。”章子欣的父亲说。\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女孩失踪之后,带着她长大的奶奶因为自责,在家中日夜哭泣。章子欣的爸爸和姑父则一直在救援现场找寻。姑父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孩子的父母感情不好,在7月8日办理了离婚手续。\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vM14O382hVB5\” img_width=\”1022\” img_height=\”755\”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搜救现场。\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那天,刚好是章子欣最后失去踪迹的日子。11日下午,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告诉南都记者,她上一次见到女儿还是在2015年。之后,她在东莞一家硅胶厂打工至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09年,曾女士和章子欣的父亲在杭州打工时认识,那时她只有17岁。2010年生下章子欣,3年后,她才与章子欣的爸爸领结婚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曾女士回忆,孩子爸爸的脾气有些暴躁,二人时不时会争吵,有时还会动手。2015年的一次激烈的吵架后,曾女士说,自己受不了了,便投奔在广东的父亲。\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离开之前,孩子都是我亲自带,离开是不得已,我也想过带孩子走,但孤身一人,也带不走孩子。”曾女士说,她很舍不得孩子,但也没办法。\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8日当天,她回到浙江办离婚,当时,章子欣的父亲告诉她,孩子被人带出去了,还没有回来。她提出想见一见孩子,章子欣的父亲没有同意,说太久没见了,反而对小孩不好。\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当时还不知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曾女士说,直到7月10日20时,通过孩子姑父,她才知道了女儿失踪的消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提起女儿,曾女士几度哽咽。“我一直在看新闻,看找女儿的消息,我很担心她,虽然我们很久没见,但她真的很乖的。”\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章子欣最后出现的地方旁边就是海。姑父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如果在海域失踪,到目前是凶多吉少,但海上存有一丝希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救援\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11日19时34分,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政府发布通报称,截至目前,仍未发现失联女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自7月10日起,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民间救援队、志愿者等各方力量共计500余名都加入到寻找章子欣的队伍中。\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VvM14s2QcI4Vw\” img_width=\”674\” img_height=\”1001\” alt=\”杭州女童被带走的7天:失约的租客、不间断的疑点与未放弃的救援\” inline=\”0\”\u003E\u003Ch5\u003E搜救现场。\u003C\u002Fh5\u003E\u003Cp\u003E11日下午,象山县野狼应急救援队励队长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各界救援力量在海岸线两侧、海域、周边山上和草丛中不断搜寻。当日早些时候,救援队伍通过声纳对海域进行探测扫描,使用快艇对海面进行搜寻,同时有一波搜救队员对搜寻范围的山地、草丛展开地毯式搜寻,均未发现女童线索。\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最大的难点在于没有线索,目标不能确定。”励队长告诉南都记者,一方面,海上搜救犹如大海捞针,难度本身就很大;另一方面,并不能确定女童的失踪地点就在海里,岸上也有可能,都需要救援人员进行地毯式搜寻。\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人们找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在海岸高处的凉亭上。凉亭两侧,一面是海,一面是山,附近可以直接下到海边玩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还有人看到疑似章子欣的遗体,漂浮在海上。象山县人民政府11日晚间表示,7月8日,一名海钓爱好者看到疑似漂浮物后向公安机关反映,截至目前,搜索海域后暂未发现漂浮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搜救的范围不断扩大,从2海里扩大到20海里。象山县人民政府表示,下一步,搜救工作仍将持续展开,并进一步完善方案,加大搜寻力度,扩大搜索范围,全力寻找失联女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1日的搜救持续了整整一天,这天阳光熹微,有一丝微风,章子欣的父亲徘徊在救援现场泪流不止,“女儿快点回家,爸爸想你!”这是他现在的心愿。\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苏海伦 陈冲 实习生 黄小殷\u003C\u002Fp\u003E”‘.slice(6, -6),
groupId: ‘6712406731000906243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