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棋牌中心 jcenter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沙棋牌中心 > 安踏被曝猛料:蓄意欺骗投资者,董事长丁世忠秘密控制一级分销商__六大行理财子公司

安踏被曝猛料:蓄意欺骗投资者,董事长丁世忠秘密控制一级分销商__六大行理财子公司

“\u003Cdiv\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324034cfee034ac89ffeec242201ce02\” img_width=\”2100\” img_height=\”1500\” alt=\”安踏被曝猛料:蓄意欺骗投资者,董事长丁世忠秘密控制一级分销商\”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来源:视觉中国\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作者 | 市界 燕子\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编辑 | 朗明\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9日午间,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公告,称安踏董事会强烈否认浑水的指控,认为此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此外,此公告强调,沽空机构的利益一般而言与股东的利益并不一致,相关指控存在蓄意打击公司及管理层信心、损害公司声誉的可能性,由此呼吁股东审慎对待。\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安踏体育所否认的指控,出现在浑水于7月8日发表的一份做空报告里。\u003Cstrong\u003E报告称,安踏通过秘密控制一级分销商来获得高利润率。\u003C\u002Fstrong\u003E这份报告分为三部分,浑水在第一部分详细说明了安踏如何实现这套手法,并在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附上了大量相关证据。\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报告的第一部分称:于2008年3月建立的晋江韵动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名义上归彭庆云所有,但实为安踏董事长丁世忠控制,而\u003Cstrong\u003E丁世忠通过韵动控制安踏的许多一级分销商\u003C\u002Fstrong\u003E;这在安踏高管中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们称这种关系为 “左右手”,称所谓独立分销商为“子公司”。\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报告还说明了这种“控制”的具体方法:韵动为分销商招聘人力资源人员和财务人员,安踏通过韵动向这些人员支付薪酬,从而控制分销商的员工招聘和财务报表。浑水方认为,\u003Cstrong\u003E安踏此举是为了增大利润——这些经销商贡献了安踏70%甚至可能80%的销售额。\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这份报告的影响下,7月8日当天,安踏体育的股价下跌7.32%,当日收盘股价跌至51.25港元\u002F股,造成超百亿港元的市值蒸发。随后,安踏发布公告称短暂停牌,“以待本公司刊发对一份本公司认为载有不实及有误导成份资料之报告作出回应之澄清公告”。\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9日早间,安踏体育发表《澄清及恢复买卖》公告,表示坚决否认浑水的指控,并宣布恢复交易。此公告中,\u003Cstrong\u003E安踏坚持称分销商为拥有独立财务和人力资源团队的独立第三方\u003C\u002Fstrong\u003E,安踏集团仅提供指引及讨论作用。此外,安踏对“子公司”作出了解释,称此称呼为分销商为推广业务所称,并非有意建立或存在法律关系。\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然而,这场“拉锯战”并没有因安踏发布澄清报告而停止。\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7月9日上午,浑水公司发布了沽空报告的第二部分,将矛头对准了安踏的零售业务。此部分报告称,安踏上市后不久的一系列交易使浑水方认为,\u003Cstrong\u003E安踏内部人士在蓄意欺骗外部投资者,以投资者的利益为代价获取私利。\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安踏上市时,\u003Cstrong\u003E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u003C\u002Fstrong\u003E负责安踏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安踏2007的中期报告和年度报告显示,锋线在2007年6月30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6个月内共新开98家门店,其收入贡献也从2.4%(3570万元)涨到了6%(1.008亿元)。2008年5月,安踏宣布以1.874亿元将上海锋线出售,浑水称这笔款项中的99.5%用来支付了上海锋线的应收款项,认为上海锋线的处置价格在其价值上打了一个折扣,\u003Cstrong\u003E由此推断其买家是一个“代购”,并附上了相关调查。\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午间,安踏再次作出回应,否认浑水的第二部分沽空报告,呼吁股东审慎对待浑水指控。在经历了新一天的拉锯战后,安踏的股价最终最终增长0.2%,达到51.35港元\u002F股。虽然较做空前仍有很大差距,但暂时停止了下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事实上,\u003Cstrong\u003E这已经是13个月内安踏第三次受到做空机构的质疑。\u003C\u002Fstrong\u003E2018年6月14日和2019年5月30日,沽空机构GMT和Blue Orca Capital分别对安踏体育的财务提出质疑,但安踏均作出了否认回应。\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slice(6, -6),
groupId: ‘6711593242804093443

姓 名:
邮箱
留 言: